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逝世 享年92岁

记者 郑菁菁 

下面具体讲故事,我们自己的事。1994年对联想是一个坎,这个坎怎么形成?是因为在我们国家在90年以前,为了保护民族工业,保护自己的电脑工业,就不让国外的电脑能够顺利的进来,通过什么办法保护?主要通过高关税和批文来保护。保护的结果国外的电脑确实很难进来,进来的话靠走私,但中国自己的电脑确实做不好,我清楚的记得90年的时候全国的电脑销量是20万台,而且国产的品牌当时最大的品牌是老大哥长城,是国家投资的,长城的电脑永远不好用,他们把上级领导考核长城业绩的时候,不是考虑卖了多少电脑,他是考虑你的电脑中国产化的部件占的比例多少,也就是说,你长城非得用国内的任何零部件,这个时候长城电脑也很难做好,但是国外电脑进不来,这个事非常直接影响各行各业对电脑的影响,实际是影响国民经济的发展。于是国家想明白,别的事先不说,电脑行业这一行,其实是最先进入WTO,于是91、92年把批文彻底取消,然后把关税大幅度的降低,我记得大概一直降到百分之十几,这样一来,国外大品牌的电脑一下子蜂拥而入,到了93年的时候,整个市场几乎都是国外大品牌的电脑,于是中国的企业溃不成军,当时领军当然是长城,长城有一个牌子叫0520,就在那一年,长城0520的牌子就没有了。当时还有一家山东的浪潮,当时我们已经有了自己一个牌子,叫做联想电脑,大概一年卖2万台,在93年那一年,完不成任务,预定的目标很少有这样的情况,没有实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我的同事分析,我们在技术、资金、管理、人才都离跟我们竞争大的外国企业差的很远的时候,我们凭什么跟人家竞,要是确实争不过赶紧研究,改行做别的,退回去做代理,在当时研究的时候我们思路是积极的,我们没有研究人家怎么强,更多是从自身找毛病,我们先从自身找出毛病出来,研究的结果发现我们自己身上有太多的毛病,当时做电脑毛利挺高,当时国产品牌的电脑毛利达到27%。电脑的行业今天的毛利低得多,当时的成本费用加在一起,大概占到25%几,大概26%,自己本身想想,这个之中到底什么地方高起来,没有做过透彻研究,当这个事研究透以后,把自己内部重新做了大的改组,组织结构优化,销售模式也有很多变化,同时也把当时29岁的杨元庆,由他出来担任电脑事业部的总经理。当时的人没有马云那时候的那么年轻,29岁是毛头小伙子,担任部门的总经理,从这个调整以后,94年以后,95年96年,一直到2000年,分拆的时候,平均营业额的增长是非常高的,到了96年的时候,也就是两年,成了中国家用电脑的第一名。怎么做?举两个例子,说明我们行业在当时认为比别人研究稍微深刻一些。焊接油罐车爆炸

网易科技:刚才您提到了OPhone、iPhone,对于TD-SCDMA来说,只有OPhone这样一个旗舰级产品可能还是不够,终端一直是TD的短板,过去TD的Feature Phone做得一直不是很令人满意,就在于2、3G互操作上,未来在应用级丰富方面应该如何拓展?长江无鱼之困

很多人认为骨折是很常见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但实际上,有研究显示,股骨颈、髋骨和脊柱这3种骨折,对高龄的、身患各种慢性病的老年人来说,致残率很高,老人的死亡率也很高。长江无鱼之困

那些抱着Android无往不胜思维定势的可能要试着明白一点:无论这两个“过气”的巨头未来的合作会面临着哪些龃龉和艰难磨合,诺基亚都不会是一个被剥去了灵与肉的代工者。也就是说,未来诺基亚的智能手机不可能是一部纯粹的Microsoft Phone——它仍然是一部被烙上诺基亚LOGO,拥有诺基亚独特界面,以及地图、邮件、开发者社区的手机,它甚至可能通过将Ovi程序商店与微软Market Place的整合,保留一个独立的“店中店”(它曾经与包括中移动在内的运营商都这么做过)。当然,诺基亚的Windows Phone也不会和HTC的Windows Phone一模一样——这是Google都说到底不可能给它的。从目前巴塞罗那通信展上展示的诺基亚Windows Phone概念机来看,它已经做到了。河北车辆连环相撞

当你想真正开始创业时,那你就不得不去思考一些非常新颖的东西。一个创业公司必须能向更大的市场提供某种服务或者产品,这些想法是如此的价值连城以至于其它所有显而易见的理念都已被抛弃。河北将取缔P2P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